[社会资讯] 昨晚七夕睡得好吗?牛郎与织女,董永与七仙女,北流侬你能分清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5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26bf6d48034cc795567339ff4bd4202.png
牵牛织女不是天上的星座吗,怎么演变成人间爱情故事的?牛郎从天上的神变成地上的人,是受到了董永故事的影响,董永的故事又是如何生成的?董永与七仙女的故事又是受到了牛郎织女故事的影响?最初,董永的妻子也是织女?“七仙女”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董永与“独尊儒术”的董仲舒是什么关系?牛郎与织女,董永与七仙女,两组故事的结局有何不同?“七夕”的爱情故事,究竟是悲剧还是喜剧?

七夕的习俗是“乞巧”。东晋葛洪《西京杂记》说汉朝的宫女们常常七月七日在开襟楼拿丝线比赛穿针孔,“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向谁乞巧呢?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记载:“七夕,宫中以锦结成楼殿,高百尺,上可以胜数十人,陈以瓜果酒炙,设坐具,以祀牛女二星,妃嫔各以九孔针五色线向月穿之,过者为得巧之候。动清商之曲,宴乐达旦。士民之家皆效之。” 到了七夕,宫中嫔妃常祭祀牛女二星,并对月比赛穿针,士民之家也纷纷效仿。也就是说乞巧要祭祀的是牛女二星,民间与之相关的传说是牛郎织女。



017a551ec79cbe6e6d6ff433cd2d7552.jpg

南宋《七夕乞巧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穿红袍者是宋高宗赵构的母亲显仁皇后,七夕这一天,她用棋子占卜祈祷,写有赵构名字的棋子落入其前面围棋盘九宫格中,而写有其他皇子名字的棋子皆不入。



184dece94be883fa338c25f076111191.jpg

北宋《唐宫七夕乞巧图》局部,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桌上摆有供品,女子们正在祭祀祈祷。


在民间传说中,还有一个与之极为相近的爱情故事,那就是董永与七仙女。有的人往往分不清楚这两个故事,这是因为这两组人物本来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牛郎与织女、董永与七仙女两组故事的交融

大约作于西周时期的《诗经·大东》 中就提到了“牵牛”、“织女”的名称,只不过这时候二者只是天上的星座。诗人借织女不织布、牵牛不能拉车讽刺西周君主名不副实。学者刘宗迪认为这两个星座的命名与观象授时有关,“织女”是七月纺织之月的标志,“牵牛”是八月牺牲之月的标志,八月是杀牛献神的时间。战国时期,织女、牵牛已由天上的星座变成了神人,他们是人们想象出来的天上的夫妻。因为七月、八月相差了一个月,夫妻二人不能团圆,加上婚姻禁忌习俗,秦国的民众认为他们的婚姻是失败的。



e44284023effec96c64e35f4a2368053.jpg

南阳汉代画像石,牛郎织女星座,织女在左下方,牵牛在右上方。


到了汉代,牛郎织女的故事从天上搬到了人间,而且牛郎、织女都有了塑像,有了人的模样。班固《西都赋》曰:“临乎昆明之池,左牵牛而右织女,似云汉之无涯。”牵牛、织女在昆明湖畔面面相对,李善注引《汉宫阙疏》云:“昆明池有二石人,牵牛织女像。”人们根据这一线索,真的就在昆明池遗址发现了牛郎织女石像。



cb7435e0102ae66b91a17496e674583a.jpg

西汉,牛郎织女石像。左牵牛,右织女。汉武帝开凿昆明池时所置。


牛郎与织女的婚姻在汉代得到了普遍的认同。东汉末年的《迢迢牵牛星》就已经表现出织女的思念之情。李善注引曹植《九咏注》曰:“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


牛郎织女在汉魏时期逐渐发展出完整的爱情神话故事:传说天帝的女儿住在天河的东边,因忙于织布而耽误了终身大事,天帝看她可怜,就把她嫁给了天河西边的牵牛。织女出嫁后,荒废了织布的工作,天帝很生气,就又把织女带回天河东边,只允许他们夫妻一年见一次。每年七月,就会有很多喜鹊来天河搭桥,夫妻踩着喜鹊相见。后来民间传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见到的喜鹊,头上的毛如同脱了而变成了白色的原因。实际上,最初文献提到的还有乌鸦之类,如“乌鹊”,后来因为喜鹊深受人们的喜爱等原因,而变成了喜鹊搭桥。



ef2b91bcf25613aa58e7d575252cd9ba.jpg

《程氏墨苑》中明人绘七夕,织女又被称为天孙。


牛郎织女故事发展的另一个阶段是从天上的婚姻关系变成人间的爱情故事。这又与汉魏时期牛郎织女和董永的故事互相影响有关。在两个故事中,织女都还是神女,而牵牛则逐渐变成了和董永一样的凡人。这实际上是受到了当时流传的董永故事的影响。人们认为人间孝子董永配得上神女,神女在最初的传说中也叫“织女”。仿照于此,后来人们也就把“牵牛”从天上“拉下来”而变成了人间的牛郎。明清时期,人们讲牛郎织女的传说,往往只说牛郎是人间的小伙子,而忘了天上的“牵牛”,织女也不是奉了天帝之命,而是私自下凡与牛郎成婚,而阻碍他们婚姻的人也由天帝变成了王母娘娘。



d48a9b80b71661b531cbeba6e1836af4.jpg

清代传教士绘《牛郎织女》。民间传说,牛郎、织女有两个孩子。又说,董永与七仙女有一个孩子,就是西汉的董仲舒。


董永的故事是如何生成的呢?在东汉的武梁祠画像中,有董永孝顺父亲的图画,但这时候还没有神女来帮助生活困窘的他。董永遇到仙女的故事也产生于汉代,其生成是受到了牵牛织女故事的影响。曹植的《灵芝篇》是缅怀父亲曹操的诗作,其中提到的典故就有董永:“董永遭家贫,父老财无遗。举假以供养,佣作致甘肥。责家填门至,不知何用归。天灵感至德,神女为秉机。”后来形成的故事就是孝子董永家贫,上天被他的孝心打动,派了一个神女下凡帮他织布卖钱偿还债务。这时候的神女还不是织女。


在晋代干宝的《搜神记》中,天上的牛郎与织女双星,对应的是汉代孝子董永夫妇的故事。牛郎与织女、董永与七仙女的故事开始合流交错:汉朝有一个叫董永的,年少时就死了母亲,他和父亲相依为命,后来父亲也死了,他没有钱安葬,就打算卖身为奴,用卖身的钱办丧事。一个有钱人知道他是孝子,就给了他一万钱,但没有让他当自己的仆人。董永埋葬了父亲,守丧三年后,打算回到那个有钱人家做苦力,以报答他的恩情。结果路上碰到一个女子,说自己会织布,愿意做董永的妻子,她用十天时间织了一百匹布,替董永偿还了债务,董永获得了自由。女子自称是天帝的女儿,“我,天之织女也”,因为董永孝顺,天帝特意派她来帮助他,说完,女子就飞天不见了,再也没有回来。


《搜神记》中董永与妻子织女的故事,显然脱胎于牛郎织女神话。但牛郎与织女已经结合了,《搜神记》中董永遇到的也是织女,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到了宋代,新的传说故事出现,就解决了这一难题。《董永遇仙传》说汉代提出“独尊儒术”的董仲舒是董永的儿子,董仲舒精诚寻母,道士严君平指点道:“你母乃天仙织女。”“难得这般孝心。我与你说,可到七月七日,你母亲同众仙女下降太白山中采药,那第七位穿黄的便是。”据此传说,天上的织女共有七位,其中排行老七的就是董仲舒的母亲,即董永的妻子。这个故事影响很大,宋以后,有关董永的话本、小说、戏剧等,都将董永与七仙女视为一对,不再将织女混淆其中,避免与牛郎织女的故事冲突。


董永的故事在明清不断被演绎,在一些话本小说里,原本好心帮助董永的有钱人以及天帝,被塑造成了反派:七仙女偶然下凡,见到卖身葬父的董永,被他的孝行打动,就决定嫁给他。董永的东家曹员外百般刁难董永。为了给董永赎身,七仙女请来自己的六位姐姐一起来织布,一夜织成十匹锦绢,终于使得董永重获自由。夫妻返家途中,七仙女发现自己怀有身孕了。这时候天兵天将出现,传玉帝旨意,限七仙女返回天宫,违命则将董永碎尸万段。七仙女不忍丈夫受害,只得返回天庭,后来将孩子生下送给董永抚养。


董永传说虽然“山寨”了牛郎织女传说,但二者最大的不同就是结局:牛郎织女可以每年鹊桥相会,董永七仙女别后再也无法相见了。所以,七夕,我们纪念的是牛郎织女。



七夕爱情主题的演变

董永与七仙女的结局是个悲剧,牛郎织女的结局可视为喜剧,而这两个不同的结局观念,似乎又正对应着“七夕”在不同时期体现出来的主题。


“七夕”本源是悲剧。上古时期,由于战争频繁,人口大量减少,统治者为了繁育人口,往往会提供诸多男女相会的机会,春三月,秋七月,在民间本存在着男女自由婚配的习俗,相爱的人可以自由结合,乃至私奔。但到了战国末期秦朝初年,男女自由结合的婚姻就被认为不合人伦了。为了阻止男女之间七月私自约会,就将这个月的月初设定为婚姻禁忌日。这一时期,不仅婚姻制度上有了新的要求,在文化舆论上,也仿佛是对民间自由恋爱的婚姻习俗下了“诅咒”。


出土的云梦睡虎地秦简《日书》记载:“戊申、己酉,牵牛以取(娶)织女,不果,三弃。”“戊申、己酉,牵牛以取(娶)织女,不果,不出三岁,弃若亡。”大意是说,牵牛织女的喜事没有办成,这一天不适合结婚,如果非要在这一天结婚的话,三年后,丈夫就会抛弃妻子。


就这样,“礼教”开始改变人们的行为,但同时也带来了悲剧。那些本应该因为爱情而结合在一起的人,却因为有了新的礼法,而形成了重重阻隔。汉末的《古诗十九首》沿袭的正是这一意味:“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泣涕零如雨”,表达的正是分别,人间则是万古同悲。


萧放在《七夕节俗的文化变迁》一文中提到,七夕节俗主题实际在西汉中期有一个重要的转变:西汉中期以前牛郎织女的故事表现的是分离禁忌,之后演变为良辰欢会,七夕由最初的凶时恶日转变为良辰吉日,牵牛织女从悲剧传说逐渐演变为了鹊桥相会的喜剧故事。到了汉魏以后,“银河”阻隔的意象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鹊桥相会”那一刻。礼法可以改变人们的婚姻方式,但无法泯灭原始的情感渴望。人们将美好的祝愿融入传说当中,以男女之间真挚的情感对抗冷漠无情的“天庭”。最终,通过喜鹊搭的桥,相爱的人相见了。无论以后怎样,此时是一个大团圆,人们在他们相会的这一天,得到了些许的精神抚慰。


044b611c877608d6cd0cf4896bf13763.png

唐代权德舆作《七夕》诗曰:“今日云骈渡鹊桥,应非脉脉与迢迢。家人竞喜开妆镜,月下穿针拜九霄。”宋代秦观《鹊桥仙》词曰:“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金风玉露一相逢”,表达的正是相聚,人间则是普天同庆。


“牛郎织女”、“孟姜女”、“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被誉为“四大民间传说”。牛郎织女的故事不仅最为久远,也更接地气,更容易被民众接受。这是因为,牛郎织女男耕女织的角色安排体现了中国传统农耕社会的生活,而他们相会以及儿女双全的故事也体现了民众对家庭团圆的向往以及对和平安宁生活的追求。现如今人们提起牛郎织女的故事,更多的是倾向于其爱情的内涵,显然,它已经成为一个爱情符号了。


(本文节选自赵运涛著《符号里的中国》,中华书局2021年7月出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