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难忘的“偷青”岁月!

[复制链接]
已绑定手机
发表于 2021-7-31 06: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韦权才 于 2021-7-31 20:32 编辑

      那时候,离开学还有几天时间,我和村里的海佬、蕃薯、死佬四等七八个小兄弟一起来到后山坡上去玩。那里是层层叠叠的梯田和一块块的旱坡地,都是队里分给各家各户的自留地。因为缺水,这些田是不能种水稻的,人们便种植些耐旱的作物,叫旱耕,比如点花生种玉米栽芝麻,那样既方便管理,又可以几乎同一时间播种,几乎同时收获。。。
      时值花生收获期,而村民们因忙着打理水田杂草,喷药,施肥,所以还没来得及马上收获花生。。。
      大概是雨水调匀,阳光丰沛吧,地里的花生长得特别好!望着眼前一片片茂盛的花生,我问同伴们:“花生一定好吃吧?”这时海佬说:“好吃得很呢!我妈以前给我吃过,可香了!我妈把花生摘下来,洗净,倒在锅里,放上盐煮熟,然后我们一块朵颐。。。那盐煮花生的味儿,简直胜过一桌美食呢!”此时,我们早已被花生馋得心里痒痒的,花生的味道实在是太诱人了,就想立即下手去偷。。。忽然见坡头那边窜出了个大黄狗,那是一条猎狗,我们分辨得了。“大黄狗身后肯定跟有人。”三哥说。我们惊慌失措地走出花生地,立刻鸟散状跑到不远处的玉米畦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低头作寻青蛙状,时不时申手去乱抓。。。果不其然,很快便走上来个满嘴胡子的彪形大汉,跟着他的大黄狗。这时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咚咚直跳,胸膛一突一凹地起伏着,连说话都语无伦次了。大汉却理都不理,朝着一条小路飞奔而去。。。这时三哥又说话了:“这人是六地坡的捉蛇佬,叫秋叔,他不是本村人!”大伙虚惊了一场,转而对三哥一脸崇拜!
      最后,大家还是禁不住花生的诱惑,在三哥的率领下,立即展开了行动。就在我们不顾一切重扑花生地时,心有余悸的我,颤颤巍巍地说:“小心能使万年船,这样不行,万一被人发现了可不好。”大家都停了下来,看着我。我挠了挠头说:“这样吧,我去放哨。如果有人来了,我就假装高声背书,为你们送信!”经过一番周密的部暑,大家重新行动。
      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在一颗大树底下辽望了起来。不知怎的,他们还没有动手,我就背起了书来:“在躁动的季节里,花生披着绿色的大氅,把珍爱的果实藏在黑黑的泥里。。。”
      三哥们一听见背书,便立即撤离了火线,迅速冲入玉米地,然后分散开来,装模作样地四处觅青蛙。
      过了几分钟,我还在继续背。什么情况?人呢,怎么没见有人来呀?小伙伴们强忍着舌尖上的诱惑,却又不敢冒然行动。只见三哥亲自上前征察,竟然没发现有人,便赶紧过来把我叫停,说:“还背什么?人都没有!”我说:“对不起,看到眼前的美景,我就把任务给忘了。”其实我这是故意的,以此方式竭尽全力去阻他们破坏庄稼的行动的。。。由于我的阻止,最后弄得大伙不欢而散。。。
      我心里想,多么美丽的田园风光啊,多么诱人的季节啊!在这收获的季节里,我又多了一份收获---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坚守住道德底线,抵挡住一切透惑!而我们做到了!
      从青葱月岁至不惑之年,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那次的“偷青”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回忆,至今难忘!
wechat_upload1627734756610542e43ea8c
wechat_upload1627734756610542e4988a9
wechat_upload1627734756610542e4e3a49
已绑定手机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20: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韦权才 于 2021-7-31 21:13 编辑

      青,还没有成熟或没有收获的农作物。偷”来的青却又有一定的规矩:一是不得携带进屋;二是不得存放过夜,需当晚野炊。篝火下,青年男女们欢聚畅谈,互表衷情,别有一番风味,许多姻缘由此而成。本文指还没有收获回家里的农作物。
      由于我的阻止,最后弄得大伙不欢而散。。。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