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资讯] 男子一年内伙同他人拐卖13名男童牟取巨额差价,获刑15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1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53fd6c61735490a8e37d6d442f5aa1d.png
  这是一个80后网上“创业”的故事,通过QQ撮合儿童交易,自己居中牟取巨额差价,最终被判刑15年。

  福建省安溪县无业男子黄春秋,生于1981年,小学文化,通过QQ群收集父母“送养”亲生子信息,居中介绍出卖儿童给他人,通过隐瞒“收养人”真实身份信息及差价的方式获取高额利益。

  1月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批露了这起拐卖妇女、儿童案,主犯黄春秋一年内作案13起,与另两名同案人共获利累计53万余元。

  封面新闻记者梳理发现,黄春秋参与拐卖的13名男童中,最小的才出生几天,最大的已有6周岁。这一系列被拐卖儿童的“卖家”都是亲生父母,甚至有孕妇开价8万元提前“预售”腹中胎儿,买卖双方都另案处理。
155809d9431c4e2aab8974090c61e15d.png
  网上收集送养信息,转手加价寻找“送养人”

  黄春秋在从事贩卖婴儿的时候,会在全国不同的QQ群、微信群里面询问贩卖婴儿的父母具体的情况,然后整理之后再转给有需要的人。‍‍比如说“未婚妈妈育儿群”,“圆梦之家群”,黄春秋蛰伏其中,时时关注有没有人想送养娃娃。

  警方从他的生活轨迹、通话记录,‍‍银行卡的‍‍进出账记录进行跟踪和调查,‍‍发现微信‍‍、QQ里面存在大量‍‍贩卖婴儿的聊天记录。‍‍警方查明,黄春秋因赌博欠下债务,网上无意中发现“儿童送养”有利可图。通过QQ群收集父母“送养”亲生子信息,谎称自己或亲友要收养。隐瞒“送养儿童”疾病信息,隐瞒“收养人”真实身份信息,居中介绍出卖儿童给他人,赚取巨额差价。

  2018年1月8日至2019年1月8日间,黄春秋和两名帮手陈玉珠和苏贵德,及“戴宝妈”(另案处理)等先后在福建省厦门市、泉州市、龙岩市,陕西省西安市,江西省南昌市及广东省广州市、佛山市等地多次居中介绍出卖儿童给他人,获利共计53万多元。

  陈玉珠,女,1967年1月28日出生,汉族,文盲,务工,福建省南安人。

  苏贵德,男,1982年6月1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务工,住福建省安溪县。黄春秋经常坐他的车,向他打听哪家人要买或卖娃娃。
57682a296f8c404689a030da4c0d55ac.jpeg
  思子心切,夫妻卖掉亲生儿子后投案自首

  经黄春秋撮合,2018年6月3日,赵某超、孟某瑶(均已判刑)将亲生儿子赵某朔(时年8个月),在福建安溪县××镇阆苑山饭店以6万元的价格出卖给廖某、叶某夫妻(均另案处理),黄春秋获利1.8万元。廖某想收买一男孩,2018年4、5月,在QQ群询问送养儿童信息。6月,收到黄春秋回复,两人加了微信好友。

  2018年6月,黄春秋从QQ群得知一网友要将亲生男孩送人抚养,遂加为网友询问送养细节,网友表示因为经济困难无力抚养多个孩子,想送养小儿子赚点补偿费。黄春秋让孩子父母把孩子带到厦门,看了孩子和体检材料确定孩子没有问题后,孩子父亲签了送养协议书,将孩子交给收养人。

  将孩子送走后,赵某超、孟某瑶两人还可以通过微信联系黄春秋询问或视频观看。后来,黄春秋将他们微信删除,无法获知孩子情况,后悔将孩子卖掉,因思子心切,三四次到安溪想找孩子但未成功,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7530413c51c249f784da8dd89c8785a9.jpeg
  男友消失,“淮北宝妈”未婚先孕发贴送男婴

  安徽女子孙某培当妈时,刚满17岁。男友得知她怀孕的消息,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胎儿已经大了,流产很危险,带着娃儿也不好嫁人,就想到将孩子送人。2018年10月左右,孙某培在百度贴吧发布出卖孩子,要价8万元的信息,并且加入一送养孩子QQ群。

  2018年底,黄春秋其通过QQ群了解到网友“淮北宝妈”(孙某培)要送养男婴,就与之加了QQ,表示自己未能生育要收养。2018年12月20日,孙某培下孩子后,黄春秋通过QQ询问其孩子性别及健康情况,讨价还价后,黄春秋8万元收买,但要求亲生母亲其将孩子送至厦门。2019年1月8日,在母亲陪同下,孙某培把孩子到厦门,黄春秋和他带来的“亲属”看过孩子后同意收养,给了其8万元后将孩子抱走。孙某培要求黄春秋定期发送孩子视频和照片,黄春秋在发了三个视频、一张照片就没再发。

  而“买家”是谁呢?网友黄某向公安机关证实,他儿子自杀身亡后,想抱养一个男婴养老送终。通过网络认识网友“包容”(黄春秋)。几天后,黄春秋告诉其一女子因与男朋友分手,愿意送养孩子,要价12.8万元。这一单,黄春秋个人获利4.8万元。

  提前“订购”,“戴宝妈”为腹中胎儿开价8万元

  这是黄春秋最后一次“交易”,他已收到2万元“诚意金”,但因自己被抓,无法最终完成“交易”。收养人黄某婚后生育一女,家中老人想收养一男孩,他通过关系认识了黄春秋。2018年12月初,黄春秋告知有一朋友怀孕要生产,无力抚养想把孩子卖人,问其是否收养,如有兴趣先付点费用,他带其一起到广州与对方面谈。黄妻向黄春秋两次转账约2万元。

  2018年12月中旬,黄春秋带黄某夫妻和其岳母三人到广州一酒店与一孕妇面谈。黄春秋向孕妇“戴宝妈”出价8万元,向黄某夫妻要价12.8万元。2019年1月5日黄春秋告知孕妇已生产,但始终未安排其与对方交易。黄春秋又怎么知道这名戴宝妈的信息呢?

  2018年10月底,他在网上得知“戴宝妈”要送养一男婴,当即表示其堂妹要收养。在“戴宝妈”怀孕期间,黄春秋带黄某夫妻到广州与“戴宝妈”面谈。2019年1月,“戴宝妈”生下一男婴后,将情况告诉黄某夫妻,说等定好交易时间再通知他,后因黄春秋被公安机关抓获而未能完成交易。
ec1926f3a2684010b87fc62610d8f413.jpeg
  再婚家庭,亲生父亲瞒着妻子卖掉“病儿”

  卖儿的亲生父亲也被起诉了。吴立华与妻子属于重组家庭,他们已有3个孩子。这个孩子出生后发现是个病儿,患有蚕豆病,这是一种缺陷性遗传疾病,二人产生送走儿子的想法。吴立华抱着孩子离开时,妻子一再叮嘱不要向人家要钱,‍‍可是吴立华并没有听妻子的话。他把出生仅一个多月的孩子交给黄春秋和苏贵德,交易成功后,黄春秋给吴立华转了8万元钱,剩下的4.8万元他和苏贵德分了。拿钱回家后,吴立华并没有把卖孩子的事告诉妻子,‍‍而是大部分还了网贷‍‍。

  在黄春秋拐卖的13个男孩中,除吴立华的孩子外,还有一名男婴也是病儿,两个病儿在收买人家里,并没有得到医治。案件侦破后,被拐儿童大部分回到了亲人的身边。两名生病的儿童被厦门市社会福利院收养,身体逐渐康复。

  这一系列案件中,都是亲生父母卖儿。理由五花八门:穷、无力抚养;或者未婚生子,家里不同意这门婚事;或者家里儿女太多,不想再要孩子。“交易”前,都要去医院做体检,生育证明、收养手续等齐全。为稳妥起见,有的“交易”还进行了亲子鉴定,有的甚至还把接生婆带上,把关婴幼儿质量。

  尽管有这些把关,只要能给个好价钱,黄春秋根本就不在乎收养者什么家庭状况,适不适合收养。一个老婆婆大儿子去世后,委托小儿媳寻找购买男婴为大儿子续香火,花了9.68万元从黄春秋手上买到一个男婴,警方解救前,小男婴一直是这个年事已高的婆婆在扶养。
5a20dfc0bb3c4ed0b37cd4473b742b65.jpeg
  狡辩“做好事”:不偷不抢,当“红娘”牵线搭桥

  2019年1月22日,厦门警方开始行动,在翔安区某宾馆将黄春秋抓获,与他同时落网的还有陈玉珠和苏贵德。法庭上,黄春秋坚称,自己不像其他人贩子抢娃娃、骗娃儿,是做好事,当“红娘”牵线搭桥,一方愿意送养,一方愿意收养,自己得点劳务费。

  判决书显示,13名儿童均为男童,多半是买回家续香火,或无生育能力想要个“后”。年龄最大的已有6岁,最小的出生才几天。买卖双方通过QQ群隐讳地发布信息,黄春秋捕捉到信息后,随即私聊商谈细节。每起“交易”中,黄春秋在“卖家”报价基础上再加几万元,从中获利。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厦门中院判决,被告人黄春秋、陈玉珠、苏贵德以非法获利为目的拐卖儿童,均已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告人黄春秋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陈玉珠、苏贵德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原审法院依法作出判决:被告人黄春秋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陈玉珠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被告人苏贵德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发表于 2021-1-11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人渣不该打马克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