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聪之文选12:玉林往事回忆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易聪之 于 2020-2-2 14:25 编辑

易聪之文选12:
玉林往事回忆录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曾经在玉林求学和工作了若干年,留存有若干记忆,遗憾未能成为玉林玉州区市民。趁今年春节期间特殊日子里回忆整理一下。
○玉林南江百货大楼原来有一个约3—4米高的斜坡,后来被挖低了,成为现在的样子。
○现金城大厦前的飞马位置处原来有一间五金电器商店,大约是1980年前后,有一次该商店处理一批电子管的录音机,售价110元(原价可能600多元?),当时不够钱没买到,被某外地人全部购买走了,我见其只简单通电试机,能运转就算合格了,估计这个老板倒卖肯定赚钱不少。
○那时最早的一批日本产小型盒式“录放机”(只有录放磁带功能)售价90元,很多人争相购买,可惜我那时还是穷小子一个,竟无经济能力购买。
○那时在玉林×校公共使用的是一台14寸的电子管电视机播放电视,常出毛病,后来被送上南宁去修理,修后还是常出毛病,后来学校处理50元(原价千元以上吧)买给一个老师。
○后来1978年那时还没有多少人拥有电视机,我决定要买一个9寸的晶体管电视机看,还是到乡下地方五金电器店购买的,是全国联合设计的星火牌晶体管电视机,价格220元。买到后,周围的师生员工都跑到我房间观看电视节目,房间挤得满满的,很是风光了一段时间,也有一些烦恼。
那时最早看的一个电视连续剧叫《大西洋底来的人》,是科幻片。后来是《霍元甲》,印象深刻。
○1976年前,在现金城商厦和东明大厦之间的公路上,曾有二座灰沙坟墓,据说是有点功名的,当时为了扩大这个公路要搬迁该坟墓。有玉林×校的当局为了科学研究需要,便把这两副棺材运到×校某解剖实验室,当众开棺看(有很多人围看),只见里面是半棺的酱红色液体,尸骨都无存了,也没发现什么陪葬物品,大失所望,只好抽取了几瓶子液体以作化验研究吧,后来不知怎样了。这一天恰好是1976年1月8日,是周总理逝世的日子。那一晚因这两件事的刺激太大了,竟失眠了。
○八十年代初的几年,玉林曾经闹过大旱,在玉林×校的一个水井都无水抽了,于是另挖一个新水井,还是很少水出,师生都无水用,只好请求上级批准安装自来水管,要从很远的地方拉来,师生都去劳动挖装水管。
○玉林×校原来曾经建造一个高水塔,后来废弃不用,不知在什么时候拆除了。反正现在到这个学校是看不到那个水塔和水井了。
○1978年那时刚想改革开放,开始在五灯坡的那个戏院演出被禁锢多年的古装剧《刘三姐》,我的一个女朋友买票邀请我去陪看,她告知我那个演刘三姐的演员叫庞萍。这个歌舞剧演得非常好,舞美演技和配音都很好,至今仍有若干记忆,回味无穷。那时还没有照相机和摄像机,不然搞个视频节目就OK啦。后来陪我看戏的那个女朋友竟然没有发展恋爱关系。她的家里人和同事反对我这个非玉林人,我也嫌她性格不好。那时我的经济较不宽裕,缺少贵人,也不懂什么恋爱技巧,更没有现代的QQ、微信,以致现在有一些遗憾。
○有关原玉林的概貌,那时连现在的东园饭店的位置处也是很荒芜的,后来建设东园饭店时才圈地围墙起来,另一边则建了一个水厂。
○那时的电话号码只有四位,如玉林×校的电话是32××,是要人工转接的。
○在玉林地区医院对面小山上是否有一个军分区或独立营,是有警卫守卫的,有一次听说里面放电影《红色娘子军》,周围有许多群众想入去观看,但警卫阻挡,群众便冲破阻挡跑进去观看,警卫也无可奈何只好放行。
○现在不可思议的礼金:
70、80年代时,如若有人结婚,别人送礼金只需送二角(0.2元)即可,现在听起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这么少也送得出手?的确如此,那时送礼金是由单位有关人员统一收集办理的,每人只收二角钱,大家的合起来约可购买一个闹钟、热水瓶之类的生活用品送给结婚人,即小小意思一下而已(当然没有婚宴之类)。那时的人一般工资约29—40元而已,猪肉是不到1元钱一斤,现在猪肉约30元左右一斤,那么那时二角钱的价值约合现在3—4元而已,而现在3—4元是送不出手的了。
○现在不可思议的还有:70年代那时全国八亿人只有八个样板戏看。可见当时精神文化生活的落后和禁锢。
○1976年是多事之年:三大国家领导人周总理、朱德委员长、毛泽东主席先后逝世,那时在1975年的一张参考消息报上外国人就预言1976年中国面临更换国家领导人的问题,不幸被其言中。
这一年的大事有:反击右倾翻案风、天安门诗词事件、邓小平被撤职下台、华国锋成为国务院代总理、3月发生吉林陨石雨、7